Thursday, 27 December 2012

坚持

一个意想不到的插曲
那一瞬间  
突然明白
一路走到现在  在独自欣赏着路上风景的当儿
或许  小树上的鸟儿  默默地守护着
可是  鸟儿或许也有疲累的一天
厌倦的一天
厌烦的一天
坚持  一个非常抽象的东西
永远不懂  鸟儿的坚持  或许就有这么一天  慢慢凋零
毕竟  那  只是一只随手可弃的老鼠。。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